湖南清零背后的平凡力量: 有人从奔丧现场赴长沙“小汤山”医院支援

2020-03-17 阅读数 43455

99cc14b269b8df06f3f92f047b5946b1@100Q_680w.png

肖智维(左二)和部分“党员先锋队”队员在长沙“小汤山”医院。 

出品: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

文、图、视频:今日女报/凤网首席记者 谭里和

3月14日下午,随着长沙最后一名患者从长沙第一医院北院(即长沙“小汤山”医院)出院,湖南的肺炎确诊病例宣布清零。在疫情爆发最惶恐之初,17支队伍400多名一线施工建设者,“不谈价钱、不谈条件”主动请缨走进地处偏僻、没有网络信号、只有井水的医院,完善基础设施,为确诊病人接下来的顺利治疗,贡献了不为人知的力量。其中,就有为“小汤山”医院搭建通信“生命线”的湖南通服金迅公司“党员先锋队”。

“党员先锋队”中,有的人接到任务后,直接从亲人的奔丧现场奔赴医院进行支援……

他从奔丧现场奔赴医院支援

1月31日一早,农历正月初七,湖南通服金迅公司工程事业二部主任肖智维,在老家宁乡市双江口乡给一天前去世的叔叔守了一夜灵,正打算吃点早餐去休息时,手机响了。

“请你马上组织队伍,在一天之内完成长沙市第一医院北院网络通信信号的全覆盖。”电话里,单位领导给肖智维打来的电话语气严肃而急促。

长沙市第一医院北院位于长沙市开福区捞刀河镇一个三面环山的口袋型山坳里,建于2003年应对非典时期,被称为长沙的“小汤山”医院。该医院由于年久失修,地处偏僻,网络手机信号全无。这次新型冠状肺炎爆发后,该院被官方定为长沙市市级收治医院,是长沙市抗击新型冠状肺炎的主战场。

医院里没有网络通信信号,等于跟外界切断了联系,这对医院收治和治疗病人带来了极大的困难,这条通信线关乎生命,必须尽快打通。

挂了电话,肖智维脱下孝服。

“我叔叔在这个非常时期去世,丧事办的非常简单,根据安排,老人家初八出殡。如果这个任务一天之内完成,我还能参加我叔叔的葬礼,忠孝都不会误。”46岁的肖智维说。

临走,肖智维把出生才两个月的小女儿抱了一下。妻子和大女儿叮嘱他注意安全,他笑着甩了甩手中的口罩:“有它保护,一定会平安健康回家。”

时间太紧了,向长沙“小汤山”医院汇合的“集结令”,肖智维甚至是一边开车一边发布的。

工程事业二部的微信群里,“集结令”刚一发布,便得到了“战友”们的积极响应。

打通“通信线”就是保障“生命线”

95后无线项目经理彭定佳,第一个看到主任肖智维发的信息,话不多的他给肖智维打了个电话:“肖主任,我准时到医院汇合。”

项目经理周波,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医院照顾因脑溢血刚渡过危险期的父亲,他对身边的亲人说:“那里原本就是我负责的区域,我算熟悉情况,我必须参与。”

装维工程师王创是一个四世同堂的大家庭,妻子听说他要去新冠肺炎收治医院施工的时候,坚决不同意:“大家都在躲着,门都不敢出,你还要自己主动报名扑上去,万一感染了,一大家子人怎么办?”

“这个岗位的很多同事都不是长沙人,疫情这么严重,我怎么忍心看着外地的同事来长沙?”王创一句话就把妻子噎住了。

网优工程师李开琦,从小和外婆相依为命,为了照顾80岁的外婆才从新疆回到长沙工作,临走前,他买好了至少半个月外婆所需要的生活用品。“我做好了万一被隔离的准备。”李开琦说。

另外,还有谭程伟、郑朗、郑小明、林光甫、姜昕等人纷纷加入……

这些人,临时组建了一支“党员先锋队”,有着10年党龄的肖智维被推荐为支部书记,奔赴抗疫一线。

就在这支“党员先锋队”向医院挺进时,长沙市官方发布的疫情通报显示,2020年1月30日0时-24时,长沙市新增确诊病例11例,长沙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68例。

“那个时候,医院里到处都是人。我们进病房,穿的都是一次性的简易隔离服,说实话,我们也害怕,但大家想着的是按时完成任务,早点把这条通信‘生命线’搭建好,让医院的救治工作顺利开展。”工程师谭程伟说。

湖南清零背后的平凡力量

两小时后,“党员先锋队”在长沙市开福区捞刀河镇的“小汤山”医院集结。

“因为时间太紧急,任务重,我们很快达成共识,一定要集中人力物力,保障铁塔上的高空作业在天黑前完成,地面的工作,晚上可以熬夜。”肖智维说,如果高空作业白天不能完成,就无法完成上级交代的任务。

b18c48a7d924cb89b0ffcdde95058458@100Q_680w.png

队员们在铁塔高空作业。

由于一行人到达医院就已经是12点,事实上要完成所有的高空作业只有半天时间。彭定佳经过勘查发现了一个棘手的问题。

“基站的位置在医院的后山上,车辆无法开进,要去基站铁塔上作业,必须完全依靠人工搬运设备到基站。”彭定佳说。

不过,在彭定佳等人的努力下,这个问题得到了解决。

“为了保持工作的连贯性,我们所有在铁塔上高空作业的同事,都提出工作完成再下来。”肖智维说,这实属不易,天气太冷,这就意味着,饿了要忍着,大小便都得憋着。

bffb2bed0fea52a5b55a64f6f1e78a40@100Q_680w.png

由于车不能到达基站,重重的设备都是队员们用肩扛。

“但是我们都觉得,这条通信‘生命线’早打通,就能早点帮到医生和病人。再说,和这些奋战在疫情一线的医护人员比,我们哪怕在高空中饿一天憋一天又算得了什么呢?”40岁的党员郑朗说。

在大家的齐心协力下,铁塔上的作业终于在天黑前完成,2月1日凌晨1点,800M/1800M/2100M三套系统基站的安装和开通全部结束。

2d29ac35b042b95147803988ec17d92a@100Q_680w.png

队员们在医护人员办公区测试网络信号。

网优工程师李开琦端起5斤重的老式笔记本电脑围绕医院进行信号测试,走几步便停下来,走几步便停下来。一圈走下来,李开琦感觉端电脑的手都麻木了。

凌晨3点,在检测到医院病房、办公室以及公共区域的手机信号全部被覆盖后,“党员先锋队”从长沙“小汤山”医院撤离。

“从医院回长沙的途中,一路看见不断有救护车从对面呼啸而来,想起我们刚才还戴着简单的一次性口罩在作业,真的有些后怕。但我想,一切都会挺过来的。”3月17日上午,肖智维向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回忆一个多月前的这一幕,说,“这情景,真是一辈子都忘不了!”

据长沙市第一医院北院修缮改造和环境维护临时指挥部介绍,在医院修缮改造之初,除了医务人员外,共有17支队伍400多人“不谈价钱、不谈条件”夜以继日地参与该医院的改造建设,为长沙市有力抗击疫情做出了贡献。

3月14日下午14时许,随着长沙市最后一名新冠肺炎患者刘女士从长沙“小汤山”医院治愈出院,湖南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实现清零。据官方公布数字显示,截至记者3月17日上午发稿,湖南省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1018例,死亡4例,治愈出院1014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