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ng(3) "567"

“解救乞讨儿童”的发起者于建嵘“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微博引起全国网友、公安部门和媒体的关注。在新浪微博的热门话题榜上,“解救乞讨儿童”排名第三,甚至把“春晚”都抛在了身后。

“一场在微博世界里发起,并迅速蔓延到现实生活中的打击拐卖儿童和解救乞讨儿童的行动,正在如火如荼地开展。 一方面,借助微博打拐的成绩令人振奋;另一方面,担忧和质疑也在与日俱增。“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的微博行动,下一步该往哪走?这场发自民间和网络的打拐行动能否取得更多更实质性的进展?成为更多人士关注的热点。

“作为一种新媒体,微博虽诞生时间不长,但其力量之强大,已在去年所发生的一系列公共事件中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而通过历次事件的熏染,网友对微博的认识也已迈过新奇阶段,开始由围观改为主动参与。微博打拐处于正在进行时,或许还能带来更多成绩,点燃更多家庭希望,也希望公众能够持续关注、参与,将全民打拐行动进行到底。 【详细】

这场行动的缘起是:1月17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于建嵘收到一名被拐孩子母亲的信,这封信说,一个叫杨伟鑫的6岁福建泉州男孩,2009年被人拐骗并致残,成了街头乞丐,2010年初被网友在厦门街头发现并拍照,但家人寻找未果,现在仍下落不明。“我愤怒极了……公安部门也应有所作为!”于建嵘将这封信发到微博上时,这样表示。 经过几天的酝酿,1月25日,于建嵘在微博宣布,已在新浪及腾讯两大门户网站设专题微博“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并聘请志愿者专门管理。他呼吁网友:如遇乞讨儿童,即拍摄并上传照片,同时督促警方采取相应行动。这一号召引起网友极大反响,截止2月8日19时30分,专题微博 “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的“粉丝”已达8.8万余人。目前,该微博已发布信息1800余条,90%以上都是全国各地网友拍摄的乞讨儿童照片。 【详细】

一方面,借助微博打拐的成绩令人振奋;另一方面,担忧和质疑也在与日俱增。“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的微博行动,下一步该往哪走?这场发自民间和网络的打拐行动能否取得更多更实质性的进展?成为更多人士关注的热点。
 

【详细】

2 0 0 8年3月,湖北人彭高峰的儿子彭文乐丢失。3年间,夫妻俩走遍大江南北,发疯一样寻找儿子,并在微博上发出“丢子如丢魂,失子如失命”的呐喊,寄希望于“您的一条微博,也许就能改变一个家庭的命运 ”!而微博的确改变了这个家庭的命运。求助被频繁转发,一名学生注意到这个孩子似曾相识,并把怀疑告诉了记者。媒体记者与公安民警共同促成了这次解救行动,2月8日,失散3年的父子终于团聚。截止2月8日上午,“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行动已促成5名孩子获救。
【详细】

2月8日中午,“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行动志愿者焦急地等在珠海市公安局外,为帮助陕西榆林一户在2008年丢失了孩子的人家。孩子的亲属告诉记者,近日有邻居在网上看到疑似他家丢失时年仅5岁的儿子的照片,赶紧联系了志愿者,2月7日,志愿者前往珠海,与当地网友、警方一起解救出该名男孩。现在,陕西这家人正焦急等待警方通过DNA库检索,确认这个孩子是否是他们的儿子。而珠海市公安局发布微博表示:“微博照片上的乞讨男孩已经找到,与陕西被拐儿童情况不符,一同乞讨的大人坚持说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详细情况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网友“千羽千寻”很担心,如果这孩子被证实不是陕西人丢失的孩子,同时也不是一同乞讨的大人的孩子,应该怎么办?解救出来却也找不到亲生父母的孩子,该送哪去呢?

【详细】

网友“凛冽”总结了“微博打拐”遇到的三方面难题:一是孩子都是被跨省拐走的,解救成本过高;二是如果解救出的孩子一时找不到亲生父母,会很难处置;三是目前参与“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活动的人都不是专业法律人士,大张旗鼓恐会引起不法分子残害孩子。他认为,打拐还是交由公安民警有策略地进行为好。而微博打拐本身也面临困难。2月5日,昆明市公安局新闻办主任姚志宏表示,“从我们刑侦打拐的情况看,目前解救出的被拐卖儿童还没有和乞讨关联的信息”。2月6日,山东济南公交分局在微博中表示,春节前他们想通过公交车载视频滚动播放安全提示,“但巨额广告费用使我们感到仅有热情是不够的”。
【详细】

面对质疑,“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的维护人说,“并不是该活动引发了针对乞讨儿童的残害,而是已有孩子遭到残害,进而引发了该活动的产生”。他表示,志愿者团队近期将邀请警方、媒体、专家就建立数据库以及解救规程展开讨论。中国政法大学法制新闻研究中心研究员陈杰人认为,要解决“童乞”现象,立法机关可考虑修改《未成年人保护法》,一方面明确禁止一切14岁以下儿童乞讨行为,乞讨地的公安和民政部门有权利与义务制止、查处这类现象;对那些以家庭经济困难为由带领未成年子女外出乞讨的家长,国家还应修改《民法通则》有关监护人的规定,对监护人不认真履行监护义务,导致发生儿童乞讨的,必须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详细】

这场全民打拐行动已经引起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的注意。2月3日,他在微博上写道:“反对拐卖,人人有责”,“禁绝拐卖、禁绝利用儿童乞讨应该成为全社会的共识”。并表示“反拐工作任务繁重艰巨,需要大家的支持和帮助……欢迎提供拐卖犯罪线索,对每一条线索,公安部打拐办都会部署核查”。事实上,自2010年12月12日开通微博以来,陈士渠就随时接收网友线索,并向发现线索的当地公安部门进行部署。多地警方表示将支持这场全民打拐行动,并号召当地民众响应。云南省昆明市公安局新闻办主任姚志宏表示:“昆明警方在行动,关注解救乞讨儿童在行动上一定给力。”广东省中山市警方也在微博中表示:针对“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的爱心接力,中山警方将马上联合城管、民政等部门对全市乞讨儿童进行清查。对有被拐骗嫌疑的儿童采集血样,对其身份进行技术甄别并立案侦查。该行动也引起部分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关注。
【详细】

2月5日,全国政协委员韩红在微博中说,她在网上看到一个被拐儿童遭虐待的帖子,不由得想起全国政协委员濮存昕在2010年两会上提出的《应禁止儿童乞讨、强制救助流浪乞讨儿童》的提案,由此愤怒地表示,要和人贩子拼咱两会提案见!2月7日晚,韩红表示提案的准备工作已经开始,当天还召开了由律师、资深媒体人以及专家参与的第一次打拐提案启动会,2月8日,会议第二次召开。韩红在微博中透露,提案主旨已基本确定:1.立法严惩;2.解救收容;3.开放福利院的创办规定;4.提高低保人群的福利待遇。韩红说:;我们知道有困难、有危险、工作量巨大但我们必须坚持!我们要相信政府一定会解决此事!!一些娱乐界明星如姚晨、沈傲君等,也纷纷在微博里表示支持这场行动。

【详细】

作为一种新媒体,微博虽诞生时间不长,但其力量之强大,已在去年所发生的一系列公共事件中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而通过历次事件的熏染,网友对微博的认识也已迈过新奇阶段,开始由围观改为主动参与。一言以概之,微博将由围观年步入到行动年。最新的微博打拐行动,从一开始就立意明确,旨在解救全国乞讨儿童,彻底消灭全国大规模拐卖儿童强制乞讨犯罪集团,并能根据网友反馈,迅速制定出主题行动规则,进而引发全社会参与,促进官方关注和支持。通过微博打拐,改变了此前的官方打拐模式,公众由被动变为主动,信息更为透明。而行动产生的社会效应和最新战果,也都比旧媒体更迅猛、更有效率。再微小的声音,汇聚到一起也能爆发出无穷力量,微博特有的多方互动、快速传播功能在这一行动中得到充分发挥。微博打拐处于正在进行时,或许还能带来更多成绩,点燃更多家庭希望,也希望公众能够持续关注、参与,将全民打拐行动进行到底。

【详细】

另一方面,微博打拐也展示出一种全新的社会行动模式,拓展了民众舆论监督、推动社会进步的空间。如果用发散思维的方式来看,民众可以通过微博实施更多的主题行动,比如监督公车私用、曝光环境污染、监督城管执法、曝光公务员的违规或不良行为等。这些都属于社会关注热点,也是难以根除的痼疾顽症,以往受限于信息不足、曝光力度不够,或因过于分散,监督无法持之以恒而这些短板在微博的主题行动面前,都将得到弥补。如果形成一种长效监督规则,势必会逼使相关部门采取行动,从而逐步推动社会的整体进步。正如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账号的维护人色色猴;所言:我们在开始做的时候也提出过质疑,但我们的想法是先做起来,如果不做,永远不会有结果。如果说以前是围观改变中国,那么,今后将是行动推进中国,让我们行动起来吧!

【详细】